侧边栏壁纸
博主头像
MULY博主等级

大直若屈,大巧若拙,大辩若讷

  • 累计撰写 11 篇文章
  • 累计创建 19 个标签
  • 累计收到 1 条评论

我路过你的世界

MULY
2022-03-11 / 1 评论 / 0 点赞 / 437 阅读 / 2,560 字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温馨提示:
本文最后更新于 2022-03-11,若内容或图片失效,请留言反馈。部分素材来自网络,若不小心影响到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微博里看到你的所有状态,有关于日常琐碎的小片段,有关于越过生活的点滴感受,有关于体味人生百态的喜怒哀乐。在一片黑暗里看,在一大片阳光里看,透过小小的手机屏幕,去窥伺,去仰望,去走走停停的观摩你的世界,不知何时起,在所有的情绪面前,唯一跳动的却是如此的云淡风轻。

记忆里,我永远戴着一副老旧的眼睛,你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一袭乌黑的长头发,脸上露着细小的微笑。我很矮,面相老成。你很清亮,像是一朵白色的茉莉,带着凛然的香味。初识,在高中人来人往的人潮里,你背对阳光,像是透明了一般,和你同路,你前一步走进了教室,我后步跟上。同班,心里的喜悦在厚厚的眼镜底下闪着光。听你自我介绍,听你清脆的声音,那是夏天吧,所有的火热烧透了,呼啸的电风扇,你脸上微微的笑,白衣飘飘。记忆像是一把剪刀,轻轻一剪,重重的在心脏处开了一枪。

你成绩很好,很用功,老师布置的作业你能轻而易举的完成,所以你还很聪明。你也不算泥古不化的乖乖女,不算是从初次见面印象里的木讷女生。你很开朗,可以笑得很开怀。你也很安静,在无数次吃完晚饭我走进教室时,外面夕阳垂暮,你安静的坐着,认真的做作业。侧脸泛着光,不时把头发挑到耳朵后面,我坐在离你一整个教室的距离,总觉得像是隔着一个透明的世界。第一次模拟考后,宣布成绩时,老师在上面第一个念你的名字,最后一个念到我。抬头看你,很安静,安静的让人羡慕。

你很干净,干净的如一张白纸。你总喜欢在做完早操去学校里的超市里买酸奶,最后一排倒数第三杯。你每天早上来教室的时间永远都是六点十分,然后去接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,不管冬夏。你的时间很固定很规律,如不出意外,在该有的时间你就会做该做的事。不是去刻意观察,只是略微抬头看你,你的世界就清晰的印刻下来。所以当老师调换座位,我坐在了你的后面,慢慢和你熟络之后,很自然的去帮你接水时,会接热水,帮你拿酸奶时,会拿最后一排倒数第三杯。我想,那个时刻,你面露惊讶时,我心里所有的情绪就在一霎那翻江倒海。

我从未刻意去追求过什么,去坦白,去言说,去奉承,我都不会去做。我只是是你众多朋友里的一员,算不上特殊算不上独一无二,只是安静的和你聊天,安静的去注视着你,安静的看你安静时候的样子。所以当班上同学对你展开猛烈的攻势,我也安静的,把自己小心的隐藏在厚厚的眼镜下默然的微笑里。

总以为时光如水,慢慢浣洗,会忘却一切记忆里最灰色的自己。可是时光总是如火,轰然而至的永远是心底那掩藏很深的自卑的自我。幻想,幻想自己高大而帅气,幻想自己成绩优秀,或者最低劣的希望自己有自己的特色,有自己的性格。而不是像镜子里,矮小的自己,木讷的自己,平凡的枯槁的自己。这个时候的你,永远在阳光底下,伴着最耀眼的光,从我的世界里经过。所以当班上都盛传那个追你的男生成功了,我不屑,哪能清傲的你别人能配得上?可是在学校外那条林荫道上,看到那个男生牵你的手,在阳光细密的照耀下走过,经过最卑劣的自己。

或许是从来都不曾拥有,所以放下也是无稽之谈。我反而和你的关系越来越好,和你聊天的内容很广,我也努力像你学习,让你帮我讲解题目,会去帮你接一杯热水,帮你买一杯酸奶。我总是以为,即使不拥有,能到你的世界里,成为你的朋友,也是自己青春记忆里最大的拥有。我从来没有问过你,关于爱情。因为会尴尬的伪装自己不在乎,会忍不住想要说出内心深处的那几个字。不想说,是怕失去。可是我没有说,还是失去了。

学校抽掉了每个班级前五名重组一个火箭班,班级在科技楼里一个孤零零的教室,与世隔绝。作为尖子生的你理所当然的要离开,当你回班清理书籍准备离开时,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向你道别,我没有,总以为说再见就是再也不见。可是在人群熙攘的校园里,再次寻到你,却再也不知如何交谈,只能默然点头致意,擦肩而过。回头望你背影,却总是阳光作祟,把你照耀的明亮,把我映衬的苍白如纸。

和你的熟络逐渐转移到虚拟的网络上,简短的信息里默默地询问你的近况,随意的聊天漫不经心的提醒你天凉加衣,在初晓起床时会道一句早安,在夜色渐浓会说一句晚安。我总以为保持了这种习惯,至少自己是独一无二的。会哪怕得到你的一丝好感,只是这个时候的你总是淡然对待这样一个小心翼翼的我。

整个高三,我都在奔跑,因为你的目标太远,让人绝望。每次模拟考外面橱窗里贴着的榜单上,你都在第一列,而我离你十万八千里。高考前夕,以前高一的同学商量一起照毕业照,有你,我当然也参与。现在看这张唯一和你合照的照片,阳光很明媚,你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握着双手,含着笑,我背着手,身体紧绷,眼神恍惚,紧张不言而喻。我还记得我对你说的话,还记得你的习惯,记得关乎你的一切,只是这个夏天再也不是曾经的夏天了。

你的理想终于达成了,我选择了复读。在一切行将就木的习惯里,我总以为可以重头再来,可是总是事与愿违。关于复读的记忆,也不是奋斗史,而是关于你的校园里,那些茂密繁盛的梧桐树。那个时候我已经表白了,不经意间说出来的,不郑重不肃穆,你委婉的拒绝,所以也就不经意间的不在乎。只是,在复读的闲暇时间里,去你的大学里找你,便成为了我唯一留下来的记忆。

第一次去找你,你寝室楼下是一大片的梧桐树,路很长,枯黄的树叶铺满了一地。我站在梧桐树下等你,装作老朋友的顺便探望。冷风里,我等了很久。很多人经过,很多人欢声笑语。我站着冷风里瑟瑟发抖,像是一只丑小鸭。我不知怎么的坚持住了,也许是那天景色尚好,梧桐树陪衬的情绪恰好够自己悲伤。来学校找你也就顺势成了一种习惯。去和你一起去阶梯教室上过课,和你一起去你们食堂吃过饭,一起走在武汉的大街小巷,做着和情侣类似的事情。我以为这就是拥有,只是当和你面对面坐着的时候,望着你的面容,却是从未有过的挫败感。和你之间还是隔着一整个世界,近在咫尺,却只能遥遥相望。

我还是选择了另外一个城市的大学,走在陌生的大学里还是会想起你寝室楼下那一大片梧桐树。还是会去找你,无数次坐上火车奔向你的城市,我都要为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。这个时候的自己说到底还是渺小的,在自以为是的猜测里,自圆其说了你对我所有不经意间的伤害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没有再去刻意找你,在周末行色匆匆的人潮里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一个人漫步,一个人看景,一个人伤春怀秋。和你相识六年,时光终究还是如水,安静的时光里再回想,不过是我路过了你的世界。

0

评论区